封面人物 封面人物 封面人物 封面人物 封面人物 封面人物 封面人物 论坛 封面人物
[杨安细] 与书法结缘
作者:杨安细(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加入时间:2005-1-25 11:08:57 点击数: 评论

    小时候写柳公权、颜真卿书法颇为用功;楷书的端庄雅致、方圆匀称的规范定式,是汉字美质的浓缩。看到老师一手漂亮楷书,内心艳羡极了。去庙宇游玩,只留意楷书,时常用指头在石碑、石柱上描着,感觉非常惬意。八十年代初上大学,幸遇书坛开始复苏,读到见到的碑帖和书法理论文章渐渐多起来,我开始临习行草书。二王的行草书结体谨严,架势旷达,用笔神工,布白精致,意境清远,给人一种全新的感觉。二王的字韵与陶潜的诗脉相通,都有一种深山老林的田园气息。见到二王的字,就想起江南清润的山水,和家乡朴实的农民。用这种干练流动的线条为载体来蕴藏美学道理和人生情结比楷书更生动、更直接,而且深刻得多。隶书的学习则起于对波磔的喜爱。从已未到辛巳,年历换过二十多本,凭藉幼时的兴趣和艺术的好年景,我孤独地蹒跚在书法道路上,沉凝于细流无声的摸索中,不问寒暑,甘于清贫,耐住寂寞,乐此不疲。
   

    张海老师对我讲,“临书是创作的必由之路,临欲深,少而精,精而博。”我曾钟情于东汉隶书,张迁碑、 乙瑛碑、史晨碑、西狭颂,石门颂,凡能见到的都拿来读、拿来写。这些隶书精品或遒劲凝练,开张宽博,或奇纵恣肆 ,厚重古朴,代表了东汉隶书的全貌。偶尔也临武威医简,居延简牍。东汉隶书无论是形态结构还是韵致格调都达到了隶书艺术的高峰,我时常感到攀登的艰难,仰望的痛苦。我长久徘徊在古人留下的书论中,试想突破一些形态特征和技巧问题,时常回味张海老师关于书法创作的三大比喻,他认为有一点明显异于前人就是进步了。其独具造型和精神底蕴的草隶、饱含艺术灵性和天地正气之一笔书,是实践这一理论的结晶。我记住了他的教诲,偏安一隅默默地实践着。


    多年以来,我沉迷于行草书的学习。二王的娇美流便、内涵深厚,黄山谷的笔意纵横、风韵独特,米元章的遒劲快笔、雄强多姿,王觉斯的豪放奇恣、浓淡跳跃,董香光的温雅秀媚,黄道周的欹正俊巧,张瑞图的凌厉张扬、心曲直露,张海老师的险峻简约、激厉风神,朱以撒老师的凝重温润、平和勃发,无不让人目倾心仪,钟情盈怀。多年来,我努力克服线条单薄、灵性气度不足的的毛病,不断寻找力量之源。魏晋南北朝墓志书法,带我进入一个崭新天地。我阅读大量墓志碑帖,手摹心随,忘乎晨昏。这一块块刻石古朴粗犷、风格独异、刀趣横生,让我心动,给我力量,令我神往。我还花费精力研究张瑞图墨迹。瑞图先生的线条和独特运笔,无不表达着不屈的性格和骨力,这有别于前人的独特行草给人一种书法意义上的反叛和内困欲放的启示。瑞图先生晚年在福建老家过着男耕女织半隐式田园生活,留下大量诗文墨迹,给我们留下财富。他无疑是明朝书坛的重镇。在临习过程中,我发现将二王的简约流动、张瑞图的侧势勒笔、隶书的蚕头波磔、墓志书法的朴茂端庄、汉砖文的粗犷高远和刀味,进行有机化合锻造,化出的一些形质形态新意,更能适合自己个性和审美趣味,有时为了一个字、一种线条而写上百千次而意未歇,使自己对某种写法烂熟于胸。我也注意对王觉斯、刘诸城用墨技巧的参悟,并在创作中实践之。宣纸的特性,为书家探索墨色变化提供了物质条件。一件作品的浓淡虚实、润燥处理得当,无疑给作品带来生命的流动,表现出来的万象就如同我们熟悉的大地一样,有翠绿的森林、潺动的河流、炊烟如缕的村庄……,再造了自然界的美韵;只是这种意境要靠观赏者深厚的涵养、丰富的想象力和对线条语言高度的领悟力而获得。


    许多朋友问我,最近写什么体。我不知作何回答。我的书法沉健俊逸的形质和坚实的线条,缘于对传统的学习。我每天都在思考书法问题,青灯黄卷伴我度过许多时光。在现实生活中有时也感到孤独,但每当我神游于千年不朽的碑帖之间,与古人作着笔墨思想为人品格交流时,思想得到升华,身心得到另一种慰藉。我们身边发生的事,无不可以在古人那里找到影子,只是时间、地点、主体不同而已。我的心态随着对古人思想境界的追寻而趋向平和,名利观、人生观、生死观似山泉清水,平淡无烟。多年以来,我低调做事,低调做人,这是朱以撒老师字里行间给我的重要启迪。我时常回味张海老师关于精品和代表作的问题论述。我知道这些我写下的东西只是菊香书舍中创造的瞬间产物,谈不上精品,更非代表作。东波先生说,书初无意于佳乃佳耳。我也有可能在无意中写出好作品,但是不是精品,则留待后人去评说。多年来自家藏了不少自以为是的墨稿。第一年藏的第二年翻、第三年翻,翻了之后每每发笑,最后付之一炬,毫无怜惜之意。我把这种行为称之“墨祭”。清吴德旋在《论书随笔》中讲道:“有志之士所以穷老尽气于荒江老屋中,惟求有以自信,而不肯轻为人应酬笔墨也。”他理解书家缘何轻为人应酬笔墨。不轻为应酬笔墨,这是对历史负责,更是对自己负责。我在不断销毁过去作品,不断反省和否定之否定中求得生存和发展的空间,艺术的灵光在心头长明不灭,书法艺术已融化在我的生命中,成为一种独特的精神支柱,也将是我生命的另一形式。


    沈鹏先生认为现在的书家,文化准备一般不足,一些人缺乏成为大家的素养。我想当代书坛的发展再现了艺术辉煌的景象,给创作带来无穷的契机。我要沉静下来,泯去浮躁,从字外字内补课,把做人、读书与修艺统一起来,踏踏实实写字,一丝不苟读书,为艺术发展多做有益的事。(所有资料由作者提供《中国书法名家网》编辑刊发)

©2004 中国书法名家网版权所有
本网站由可页工作室提供制作及技术支持